目前分類:♪ 慾望事典Ⅰ 《 慾望事典 》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為什麼?」我不可思議地搖著頭。
「妳說呢?」光之華以一種不露哀傷的神情,微笑地看著我。
「為什麼我忘了以後,你還不死心?你難道不知道那是神給我們的懲罰?」
「真的愛一個人,就算被詛咒我也情願,舞,直到遇見妳,我才明白,人最深的慾望就是愛;我想要去愛,想要那麼樣的被愛,想要更多更多的美好,而人是抵抗不了慾望的,」他深深地望向我,好像對象是在我深處的某個我似地,說:
「但當妳把月之影刺向自己,冰冷地躺在我懷中,那瞬間,我更明白,如果只是向慾望妥協,沈溺在悲傷或失去的痛苦裡的我只會墮落地毀了自己,相反地,即使僅有微薄的希望與力量,我都盡可能嘗試,只要我不放棄,就算不能再次擁抱妳,但那努力會讓我得救,也可能發生奇蹟。」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3) 人氣()



上帝是公平的,他給了聖天使的長壽與卓越,就給了我們更多的孤寂,而可以輪迴卻生命短暫的舞畢竟是剛覺醒的逆天使,她的能力比起我差遠了。
我只要輕輕一瞄,她的「月之影」就在我的掌控之中,我想,這應該也嚇壞她了。

我看得出來她的掙扎,因為六百多年前的我也是如此,只是我沒想到,若我是個凡人,她竟會狠下心想斬斷我對她的感情。
也許這是報應,我曾這樣深深傷害過另一個公主。
就在此時,我想起六百多年前的她曾說過,有一個古老方法,只要把「月之影」刺向自己,再加上我自己本身的能力,我也許就可以變成一個普通人,即使我不記得她了,我相信,我還是會找到她。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1) 人氣()



「怎麼蹲在這兒?」
「呃?是你?沒有。」我抬頭,發現是光之華,趕緊擦了眼淚,別過頭去。
「沒有?妳看起來在哭。」他伸出手拉住我。
「你不要管我。」天啊,我越哭越厲害了。

如果被路人看見,一定會以為我們是情侶吵架,冤枉啊。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



「這陣子還好嗎?」坐在「存在之樹」的門口,小紀關心地問。
「很好啊,怎麼了嗎?」我邊喝著新來的商品,一杯叫做God's blood的熱可可。

哇,上帝的血原來不是只有紅酒,熱可可也很讚。
最近的天氣很冷,God's blood一下肚,就瞬間暖了全身,感覺血液沸騰起來。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



我的四個護衛就在樓下,而我愛的光,就站在我的面前。
這一刻,我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才對。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對。」光好像知道我想什麼,如此回答。
「我好想死。」
「別這樣,妳是他們的公主,妳應該要更堅強。」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



「你們今天是怎麼了?」我奇怪地看著浪、泉跟翼。

真的很奇怪。
大家今天看起來都非常不自然,例如泉平常一定是微笑地坐在我旁邊的座位,沈穩地說著笑話,通常是嘲笑浪的那種;但泉從我一進門就晃來晃去,晃來晃去,不知道到底想要說什麼。

而翼更奇怪了,他平常都看似優雅卻十分火爆,但今天浪跟我怎麼虧他,他都只是淡淡地笑,說話十分沒有邏輯;而且,他的吉他一直走音。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



與光和璇吃過午餐,光有事先趕回公司,而我與璇就一起去逛街逛了一下午,然後於傍晚時分散步回「存在之樹」。

璇比我想像的親切而善良,只是她的外表可愛,看起來很卻酷,實際上則是非常體貼的人。

「小舞,為什麼妳看起來這麼緊張?」璇勾著我的手問。
「呃,我不太習慣有朋友,還像這樣勾手……。」我不好意思地說。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



我與光躲在party建築物的後方,深刻地談心後,光的手機響了,是跟他一起來的朋友找他,於是他跟我吻別後,便離開了。
我帶著初下定的決心,走回剛剛被光帶走的吧檯前,試圖尋找翼的身影。

「小舞?」是翼。
「對不起,剛剛碰到朋友,所以聊了一下,來不及跟你說,不好意思。」
「沒關係,我剛也碰到熟人,來,跟妳介紹一下,這個是璇。」翼站開,有個女生從他的背後現身。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第二次使用「月之影」,我斬除的是一名三十五歲男子的墮落。
感覺上順手多了,沒有多餘莫名的情緒,也不再會掉眼淚,我想,也許是那個人真的蠻不上進的。

當泉消除了對方的這段記憶,翼把男子心底的積極喚醒後,我們再度坐上浪的車,往下一個目的地前進。

「哇,好多人喔。」第一次看到歷史博物館充滿燈紅酒綠的人潮。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



光已經在我家待了七個晚上,今天是第八天早晨了。
跟前幾日一樣,我趴在床上,被他的早餐香味喚醒。

「早安。」光把早餐盤放在邊桌上,吻了我的額頭,說。
「早。」我揉揉眼睛,爬起來喝了口咖啡。
「妳今天要去上班囉。」他摸摸我的頭。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



「哦,這浴鹽叫Eros’。」光把我遞給他那包透明不規則包裝浴鹽拿起來瞧著。
「嗯,有七小包,都不一樣顏色,要用哪一包?」我邊把頭髮挽起,問。

這可是我前幾天突然狂想彈戀愛時發現的珍品耶,一買回家就忘了拿出來用。
上面中文說明寫「來自愛神的祝福」,讓我超心動的,狠花了幾百元呢。
感謝上蒼,終於有機會可以用了,而且還是跟男人。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



「妳的腿好長,穿靴子真好看。」光走在我旁邊,說。
「你才高咧,我穿這麼高的靴子都還比你矮。」他跟泉應該差不多高。
「為什麼這麼細的跟妳還能走這麼快?」
「咦?我走路本來就這樣。」
「這麼急著回家?」他笑了笑。
「人家肚子餓嘛。」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



「在脫掉妳的秘密之前,可以先脫了妳的衣服嗎?」浪喘著問。
「在車裡啊?」我勉強地推開他。
「打鐵要趁熱啊。」
「這樣不好吧?」我晚上還跟另一半先生約了耶。
「那回妳家。」
「不行,除了上次你們擅自闖入,我是不帶男人回家的。」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5) 人氣()



「哇,生意越來越好了。」我在「存在之樹」櫥窗邊的位子上道。
「是啊,這附近新樓啟用,裡面很多大公司,每到上下班時間跟午休,人就特多。」浪坐在我旁邊吃著一款叫Heaven Dies的冰淇淋。
「哇咧,這誰出的啊?真搞笑。」我忍不住看著冰淇淋的盒子大笑。
「不知道,天使都是做服務業跟買賣而已,不負責製造。」浪說。
「小紀一個人忙得過來喔?」我問。
「她千手觀音,別看她個子小聲音小,動作倒是非常迅速。」浪望向櫃臺的小紀。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



執行了第一次的任務後,我們回到「存在之樹」。
小樹泡了一杯熱可可給我,讓我放鬆心情。

「真希望我也投胎做個敗家子,至少有一親芳澤的機會。」浪看起來似乎在哀悼。
「我也第一次覺得自己不專業,剛看到公主坐到那傢伙身上,那傢伙享受的表情,我就想衝去殺了他。」翼咬牙切齒地說。
「總覺得這對我們不只是工作,還是重重考驗。」泉推了一下眼鏡。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



昨天我還是個失業的上班族,今晚我就在「慾望之都」接到了第一個任務。

「首先先講解一下任務內容,」浪收斂起風流的模樣,正經地在他那面讓我看見Storm生長環境的鏡子裡的影像:
「這次的客戶是泰舍連鎖餐飲集團的董事長,目標是他兒子Steven,三十二歲未婚,女友一天到晚換,每夜笙歌,根據行事曆顯示若集團敗在Steven身上,會造成連帶效應,衝擊的是以後超過百分之三十的人間飲食健康。」

哇靠,我們幹天使的連人間的飲食健康都要管?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泉離開了一會兒,回到座位後,突然之間,店裡音樂風格變了,放得是我最喜歡的迷幻電音。
我聽著音樂,邊抽著暴風一樣的涼煙,忍不住跟著小小擺動起來。

「妳喜歡這種音樂?」泉問。
「嗯,好想跳舞。」我答。
「跳啊。」浪挑著眉,說。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



▼前言
故事要從一間叫「存在之樹」的便利商店和一間叫做「慾望之都」的酒館開始說起。

北歐神話中,「存在之樹」萌生於過去,茂盛於「現在」,延伸至無限的「未來」;人類世代裡,「慾望之都」則存在於每個城市的角落達數千年之久。
「慾望之都」以合理代價滿足人心中的各種慾望;「存在之樹」則是提供天使界黑白兩道在人類世界自由貿易的通路,並有來自天堂製造的獨家商品,串聯人世的真愛與希望。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