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 三部曲Ⅰ 《 牛奶酒廊 》 (2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幾個月以來,只要我出現在《牛奶酒廊》,鍾堂肯定都跟著來。
只有今天不同。

打開那道霧銀的門,我快速地通過長廊,直達我常訂的包廂。
Angel遲疑了一下,跟了上來,在我身後叫著:
「他咧?他怎麼沒有來?」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男人喝醉的時候好任性,平常正經八百,喝醉就像個小孩。

鍾堂尤其是,明明就是一副都會雅痞的模樣,現在竟然在他家廁所,公然叫我「幫他上廁所」!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



「堂,有人傳訊息給你。」我把煙放下。

這幾天我都用堂的notebook寫小說,看到有人傳MSN訊息給他,我便叫他。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愛一個人,就會狠狠的愛他善與惡的兩面。
他的善面,讓我感到愛情的甜蜜;他的惡面,則讓我飽嚐愛情的痛苦。」
我在即將完稿的小說裡寫到這段話。

因為嚴重的感冒,雖然並沒有發燒,但我只好跟老K請了假,乖乖待在家裡。
我的左手邊放著鍾堂為我煮的熱茶,右手邊則是鍵盤與滑鼠。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不要問我愛不愛妳,我若愛妳的話,我會用行動證明;而當我不愛妳的時候,妳也會知道了,所以,不要問我愛不愛妳。」

我從床上爬起來,手輕點了身旁的夜燈,將枕頭直立靠在身後。
剛剛雷突然回來,在夢裡,喃喃地對我說了那些話,我便呆到現在。

不是已經決定要談一場踏實的戀愛了嗎?
不是已經轉移對那場痛苦堅持的崇高愛情的注意力了嗎?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妳的手好漂亮。」他低頭抓起我的手。

那瞬間就像觸電一樣,我的腦子閃過一陣麻。

我低頭看著他把玩我的手,他的酒氣在我的臉上,成了勾引。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唉。」我望著電腦嘆息。
這一年,我二十五歲。

到老K的雜誌社上班已經快五年,我還出了幾本書,勉強算是個作家。
其實我並不是專職上班,因為我沒辦法習慣朝九晚五的工作,當然老K的雜誌社也沒朝九晚五,但我不喜歡進公司打卡過日子。
所以老K給了我的頭銜是資深編輯,不過是特約制,但偶而還是要進公司,因為我們資深編輯會輪流主持一期的雜誌走向,必須要進公司討論美術部分跟採訪方向。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花樣年華》Party在小鐵的DJ盤下開始了。

阿泰邀我跳了第一支舞,笑盈盈地看著我。
他的優雅自信,總能讓我感到安心,但是又很好笑。

「人不能一輩子活在回憶裡。」阿泰對我說。
「我沒有。」我瞄了他一眼。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隔了幾天,我便忍不住又拖著虛累的身軀跑到《牛奶酒廊》,畢竟午夜是洗滌我靈魂的重要時段與空間。

「小嫚,妳來啦?雷好像帶了幾個朋友在包廂裡呢!」Angel見到我,立刻關心地跟我通風報信一下。
「咦?我不知道耶,他可能有他的事吧,我還是別去打擾了。」我笑笑。

老實說,我「現在」對雷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從醫院回來以後,雷沒有再打給我,而我也不想打給他。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Angel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十分鐘內就衝到我的公寓。

我縮在衣櫃與雙人床形成的角落,棉被裹住一半我顫抖不已的身軀。
我抱著枕頭,四周漫延著煙味,地上則整齊地排列著六瓶楓糖菊花露。

「我,我好一點了。」我對她笑了笑,很憔悴。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所以雷會跟那個女的結婚,還是會跟妳?」Angel這幾天成了我的軍師,不過她老是問一些奇怪的問題。

她很像是想要診斷出病情的醫生,但卻不是可以開藥給我的人。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說吧,還是,妳不願意告訴我?」雷那種皺眉憂鬱,又好似不在乎地表情,真是,讓人很難拒絕。

而我心中忐忑的指數不斷攀升。

「我,喔,唉呀!!」我撒嬌地撇過頭去,想忽略他關愛的眼神。
「怎麼了,來,說,然後我聽。」雷徐徐不急地口吻,實在讓人不知該一槍掛了他好,還是巴上去要求他再做一次好。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雷從在《牛奶酒廊》把我「偷」走之後,就再也沒來過,而阿泰也回日本了。
最近Angel重感冒,我雖然固定每週來喝個幾次酒,但都很快就走了,一方面急著去約會,一方面,也沒什麼好留的。
因為小樹老是跟我講一些阿里不達的話。

「早死早超生。」我淡淡地說,一邊挽著那頭些微長了點的髮。
「拜託!一個二十歲的小女生說這種話,真不知道現在年輕人都在想什麼?」小樹沒好氣地轉過頭去。
「妳好好一副外表腦袋裡也裝了不少東西,怎麼這樣不愛惜生命呢??」阿Ben附和著說。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訂婚了。」他說:
「是的,我訂婚了,對象,我認識妳的時候就訂了,我想告訴妳,但不知道怎麼說,我不知道我們會怎麼樣……」

「啊……」我怔住,眼睛卻不停地眨。
「我是自私的人,也不再禁的起愛在我生命中佔去大半地位,我花費太多時間在感情上了,可是我對妳情不自禁。」他堅定的語氣,也許是要對我誠實,但也許,只有這個當下是真的。

「嗯,嗯,嗯。」我拼命點著頭。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妳是大膽的女性嗎?」雷好奇地問道,隨口。

而我認真的低頭思考著,不知道怎麼回答。
男人為什麼老愛問這種荒謬的事情?
大膽有很多定義;大膽有很多方面;大膽有很多可能啊!

是思想開放的意志、性與感官的衝動、勇於嘗鮮的個性、說話霹靂的邏輯、心悸便能試愛的挑釁,還是不顧一切的習慣???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想念是一種思索的毒藥,藥性溫和卻傷胃。



又是Friday night,今天的我想唱歌,心情是Macallan18年,奢侈的寂寞。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剛好有朋友在這邊,所以給我們升等了。」我按了套房的門鈴,阿泰應門,一邊解釋道。
「哇,所以這就是傳說中的『西華套房』啊?」我好奇地逛來逛去,連衣櫃也不放過。
這裡好大,比我現在住的房子還大。

當時台灣還沒開這麼多號稱幾星級的Motel,也沒這麼多五星飯店,我還記得學生時代晚上在《牛奶酒廊》跳舞跳瘋了,有時大家會到這邊續攤,不過沒有在房間裡做什麼,因為大家累壞了,會「開房間」一定是來洗澡睡覺的,當然房間也沒這間大。

「耶?你好賊喔,為什麼浴缸的水都放滿了?還有花瓣?」我戳了戳阿泰的胸口。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手接過吧台傳來的《月光之吻》,我安靜地打量今天在場的所有事物。

Angel八卦地暗示我可以趕快走了,阿泰在對面西華開了房間等我。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溫柔而強悍地吻著蘇蘇,蘇蘇的反應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樣。
她平常看起來很酷,但我吻著她的時候,她的喘氣聲跟動作,就像是任我擺佈一樣,根本是個小女人。
她激烈的回吻我,身體也貼近了我。
我想她一定渴望很久了,從男友死去以後,應該沒有人碰過她。

我一點經驗也沒有,我是說跟女人的經驗,以前打死我也不可能,連女生碰我的手我都會覺得嘔心,而現在我卻吻著蘇蘇,一點也不覺得討厭。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認識阿泰之前,我是用功的學生,一直很聽父母的安排與教誨,可能是學生時代我生長的環境比較單純,我沒想過,有關「每個人都該有自己的人生」的道理,所有父母與老師認為離經叛道的事,對我也遙不可及。

在去了「牛奶酒廊」之後,我的人生有了全然不一樣的轉變。

我一直以為我會考個高中,念個大學,然後做一個企業家第二代,然後有一個正常的家庭,戀愛了以後,才發現我的人生可以跟小時候想像的不一樣;雖然我是乖乖牌,但不代表我不懂叛逆。

小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1 2